澳门巴黎人网站网址 企业文苑 电气化公司:一次离别-----给父亲
企业文化
首页
>企业文化>企业文苑

电气化公司:一次离别-----给父亲

来源:电气化公司作者:祝少磊 时间:2018-08-05 浏览次数:  【字体:

  米兰·昆德拉的《生活在别处》中有这样一句话:“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,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。”四年前,我的好友去外地求学,对我说了这句话,当时年少,觉得相聚离开总有时候,便也没有什么依依不舍。

 四年一瞬而过,他去了广东清远干水文监测,我来到了等待已久的中铁二十局电气化公司。时光总是催促着我们往前奔跑,在一步一步长大成熟的同时,昔日推心置腹,可以坐在山丘上聊一整晚的哥们,联系也似乎无可避免的中断了。

 我始终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伤感的人。而这次,说起离别,我有些话想对父亲说。在我升入高一那年,父亲突然患上了精神抑郁症。一开始,我对抑郁症是没有什么概念的。父亲平日的表现也没有什么不同,正常吃饭睡觉,与人交流,无非是每天必须按时吃药。因为读高中寄宿的原因,我一般是两周回一次家。随着我回家次数的减少,慢慢的我发现父亲把烟戒了,难以想象吸烟三十年的父亲,戒烟了。

 于其他人来说,戒烟是件好事。可对于父亲,戒烟反而让我觉得是个不好的信号。因为父亲正在一步一步的丢弃他所习惯的生活状态,他不再和我熟稔的谈话,也很少外出或者打开电视。他开始一个人在院子里佝偻着踱步,目光游离,他开始失眠,记忆力减退,就连视力突然间也不太好了。那些年,正是家里遭遇变故的时期,父亲倒下了。也是那时候,我开始写日记,在扉页上这样鼓励自己:“遵从善心,执笔而就。愿以洋洋洒洒之文字,浩浩瀚瀚之信仰,跃然纸上,于此不再顾影自怜,方造就阳刚之魄。”后来高中毕业,在去大学报道的那天早上,与父亲分别,我唱了一首筷子兄弟的《父亲》。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他在听到那句“一生要强的爸爸,我能为你做些什么,微不足道的关心收下吧。谢谢你做的一切,双手撑起我们的家。”时,眼眶湿润了。那,是我离开家,与父亲的第一次离别。

 后来的几年,父亲的病情一直在可控制范围内,而我对抑郁症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。抑郁症是一种可怕的疾病,它能够吞噬人的精神和灵魂;但更为可怕的是,大多数的人,却根本不了解它,甚至去轻视它或蔑视它。朝朝暮暮,山山水水,春花秋月,这些都是很美好的,但抑郁的人都不喜欢。因为他们的开心是转瞬即逝的而且是很浅层次的。像我们所熟知的憨豆先生,周星驰,张国荣,乔任梁,崔永元,他们都被抑郁症所困扰,甚至夺去了生命。时间来到了一六年的夏天,我哥的孩子出生了,父亲当了爷爷。一个小生命的来到,像一把希望的火种,似乎也拯救了我的父亲。他开始变得乐观了一些,话多了一些,开始每天看新闻联播,食欲和睡眠也变好了,更重要的是表达欲渐渐增强了。

 我很开心,很开心父亲在饱受困扰之后,能有所好转。回过头想起自己以前对父亲说的“爸,让我为你撑起一片天。”这些年自己走的弯路,犯的错,确实啊,宏愿纵未了,奋斗总不太晚。

 半年前面试电气化公司,人力资源的童部长问我为什么选择工程单位,我说“父母在,不远游,但游必有方。”现在已经入职一段时间了,与父亲的第二次离别。这一次,没有了什么后顾之忧,牵肠挂肚,更多的是对未来的憧憬,对事业的追逐,对工作的期待。

 望一切都好,如我们所愿那般的好,待到孩儿回乡关,再把酒言欢!

集团简介
联系我们

官方微博

官方微信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